春嬌十四

Merry Christmas.

还有几分钟26号来个末班车!!

首发贴吧_(:_」∠)_


献给所罗门之钥的大家和师父大人www


Merry Christmas.

《《卡尔X阿卡杜拉

《《冷CP注意

《《自开新大门注意

《《现在逃还来得及

《《作者脑子有病文笔烂注意

《《严重OCC注意

《《严重OCC注意

《《严重OCC注意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芝加哥的冬天依旧很让人讨厌。

  卡尔一个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明明还只是24号,但已经没有几家店铺还在营业。刺骨的寒风让卡尔不禁收紧了衣领,快步向街角的酒吧走去。

  “我还以为你今年不来了呢。”酒吧老板看到卡尔后放下手中的酒杯,“和往年一样一份Tequila Sunrise?

  “今年要双份的……不,要一份Gibson就好了。”卡尔坐回他五年来一直坐的座位,这五年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依旧是空荡荡的酒吧只有他和老板两个人,老板总会唠叨和自己家庭的烦恼说今年的圣诞节还是自己一个人过。五年的时间就这样匆匆而过,似乎也只有老板眼角的越来越多的皱纹能诉说时间的流逝。

  桀桀,卡尔笑着看着自己苍白的手,五年的岁月没有留下过一点痕迹,龙族的血统就是这么神奇这么讽刺。

  “Gibson?口味要比Tequila Sunrise辛辣的多。”老板小声地嘟囔着老客人的口味为什么突然变了,然后随手打开电视让酒吧显得不是那么死寂。

  卡尔无聊地拿着遥控器换着台,几乎每个台都是关于圣诞节,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分享着快乐和幸福。烦躁地将电视关掉后,酒吧里就剩下老板调酒时轻敲玻璃的声音。

  “Gibson。”老板将酒杯放在卡尔的面前“今年怎么突然想换口味了?”

  “只是单纯地想尝尝新口味而已。”辛辣的刺激席卷整个口腔,卡尔皱眉,突然后悔要了一份口味重的Gibson,但他还是将杯里透明液体一口咽下,高浓度的酒灼烧着胃,眩晕感接踵而至“桀桀桀桀”卡尔扶着额头“酒果然够烈。”

  “……我的女儿说她准备结婚了,她很可爱……本来打算跟她好好聊一聊,但说出口的总和内心想法相反,现在想想真后悔。”酒吧老板细心地擦拭自己的杯子,对着自己唯一的顾客说着不痛不痒的家庭琐事。

  “既然后悔了……那就赶快想想补救的方法。”卡尔摇了摇头,想要减轻太阳穴传来的阵阵胀痛。“……别到了最后补救的机会都没有了。”卡尔仰着头回忆着六年前的那个圣诞节,有些后悔地抱怨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的话语。

  “我能有什么办法?”老板从吧台后扔给卡尔一盒烟“圣诞礼物,感谢你听了我五年的牢骚。”

  卡尔抬眼看着吧台上的HILTON,说了声谢谢就收进口袋里。

  《《《《

 

  圣诞节期间,学院里随处可见的都是穿着圣诞服的学生,在电梯门口也应景地放了几棵圣诞树,昨天卡尔还看见安德烈细心地给圣诞树消毒,并小声地许愿能在新的一年得到像亚丝娜一样的妹子。

  整个学院沉浸在圣诞节热闹的气氛时,像阿卡杜拉的非基督信徒却不知道该怎么过。

  “圣诞礼物?”卡尔差点把可乐喷到对方脸上“桀桀桀我亲爱的的所长你不是穆.斯林吗?”

  阿卡杜拉很坚定地摇了摇头。

  “哈?”卡尔重新打开一包薯条,才意识到对方的正确意思。

  “年终奖。”阿卡杜拉扔给卡尔一个银色的小盒子“帮我许个愿,希望我在新的一年中能继续执行传播人类火种的任务。”

  “我觉得[昂热批准“夏娃计划”]这个愿望的实现性比你的愿望强多了。”卡尔边说边打开盒子,一对深蓝色“K”字形的袖扣静静地躺在盒子里,在袖扣的侧面刻了一行小字——他的名字。

  卡尔咬着薯条严重怀疑自家的所长被某种寄生虫控制思维——就像前几天无聊玩的游戏Plague Inc.里的那只。

  《《《

  突然的推门声将卡尔从回忆里拉回现实,对方是位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估计她也没有料到平安夜酒吧还会有人。

  但是她的目光仅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秒,就绕过卡尔走向吧台后的老板。卡尔也猜到对方的身份,应该是酒吧老板一直念叨的女儿。

  推开门时凛冽的寒风让卡尔清醒不少,他转过头轻轻地对正在聊天的父女说了句“Merry Christmas”,但出口的话语最终被呼啸的风声所掩盖。

  从烟盒里随意抽出一根烟,填充的烟丝有点松,烟支上的“HILTON”字迹模糊。 卡尔背着风掏出打火机,点了几次都没有看见烟支上燃起星火,只好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将烟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瞥眼看见旁边的一个路人看到香烟时皱眉的神情,卡尔也略微惊讶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依赖尼古丁的味道。他可以想象的到,自家亲爱的所长如果见到他抽烟的样子应该回把空气净化系统功率调到最大,穿上三套隔离服,站在远处都能听见呼吸器沉重的“呼——哧——”声。

  回到学校时已接近十点,黑压压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小道上偶尔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经过,话题大致围绕着圣诞节怎么过。

  “桀桀桀年轻真好。”卡尔在电梯门口踌躇了一会,觉自己一生酒气去见对方还是不太合适。随手抽出一根烟,熟练地点上。烟味清淡,没有烟香。啧,还是假烟。白色的烟雾迷离了双眼,似乎看见熟悉的身影,但寒风吹散留下的还是空无一人的走廊。“酒还是没醒吗?”

  “要四份薯条和和两杯可乐。”卡尔叼着烟走去食堂,大概也是圣诞节的原因,除了服务员没有其他人,对方似乎也在惊讶万年蹲的装备部副部长为何会走出地下室。

  “Merry Christmas.”卡尔接过薯条和可乐对着服务员说道。

  走出电梯时,卡尔看着电梯口空荡荡的两边,意识到已经有六年没有人再来摆放圣诞树许愿。装备部里比平常安静了很多,走廊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

  慢悠悠地走到自家亲爱的部长办公室门前,估摸自己身上的酒气散得差不多,就是神智有些模糊。敲门,“我给你买了夜宵,我亲爱的所长。”

  卡尔听到对方回答后推开了门,直径走到办公桌前放下薯条和可乐,然后就转头窝进对面的黑色沙发里。

  时针指向“十二”时,窝在沙发里卡尔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小盒子,小心翼翼地将袖扣别在白色的袖扣上,蓝色的袖扣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温润的光芒。卡尔抬头对着空荡荡的办公桌笑着说“祝我圣诞节快乐。今年让我帮你许什么愿?”

  Merry Christmas.

  fin.

  这是我第一篇完结的龙族同人请务必让我唠叨几句[x]:这对CP是在上物理课时各种听不懂然后睡觉时梦到的orz。那天还很热,于是我就打算自开新大门来对冷CP再来个圣诞梗清凉一下,但是很happy的码了两百字左右发现一个很可怕的问题——槽儿这都是谁OCC好严重啊我究竟在写什么啊啊啊啊啊。但出于私[手]心[贱]继续码了下去。

  然后看见丸子的夺命连环圈,出于更大的虚荣心[x]就把这篇文放上来闪瞎大众的眼了[。]。

  装备部很萌,所以我要黑他[x]

  这篇雷文的设定是六年前圣诞节的一场事故让装备部一部分人去剧组领便当,所长还特地加了个鸡腿[X]。想要去表白的桀桀怪人副部长因为其他原因还是没有在所长领便当前表白,然后被留下来的副所长桀桀怪人就在每年的圣诞节去喝酒纪念亡人,外带欺骗自己对方还在减少后悔感,听到对方回答什么的也是因为喝醉了……卧槽我究竟在写什么啊啊啊啊啊啊这都是谁啊OCC成这样了。

  男人间圣诞礼物我有考虑过互送戒指什么的但是想想有点不对,然后换成了同样雷的袖扣[x]

  蓝色在某种意义上还代表着释怀。

  穆斯.林虽然不会过圣诞节但是还是会送些礼物什么的,不接触其他宗,教的物品或仪式就行

  求各种写文建议啊QwQ

  最后祝所罗门之钥吧越来越繁荣兴盛\(≧▽≦)/

                                                              by被物理这个小妖精折磨得死去活来已经丧失语言能力的绿毛


评论(1)